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二宫和也走过的轨迹2005-2011(修正版)PART3

一个千火☆:

ニノニャン:



PART3 那些支撑过他的话语




 




#1 曾经很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




 




1998年,正是二宫和也作为岚的一员出道大约1年之前,还是15岁的二宫和也的脑子里面整天想着怎么才能辞掉这份工作。




在Jr.的活动中,有很多涉及到舞台剧的工作机会,二宫慢慢萌生出想要学习制作舞台剧的想法。




“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想着要把这份工作一直做下去啊,所以在考虑辞职的时候,只是觉得以进入Johnny's事务所为契机,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不错的。虽说如此,突然间辞职的话还是不太好。好像是在16岁前期的时候吧,就向Johnny桑说‘请允许我做到今年年末就辞职’……总之,在那之前安排了的工作我会好好做,然后就开始进行导演工作的学习。”




 二宫和也并不是那种在工作上很有野心的Jr.,虽然在舞台上,作为人气Jr.的他总是被安排在中心附近,但是只要表演一结束,他就会立刻跑到舞台侧边,是一个既不刻意讨好粉丝,也不想出位的男孩。




二宫很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当然,由于不想和大家脱节人,所以姑且也会关注身边发生的事。但是绝对不会和别人整天黏在一起,更不要说很热情地跟别人交谈了。




二宫和也还是小学生的时候,被全班同学无视过,这件事改变了他往后待人接物的方法。即使是想和同学们套近乎,视图寻求他们的理解,他的努力还是没有得到回报。




他想着,既然如此,那干脆就放弃看人家的脸色过日子。不管周围怎么看我,让他们自己想去吧。




学会了这样想之后,二宫和也变得不再勉强自己和同学们来往了。




“我没有多少个朋友……准确来说,是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自己一个人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讲话,很轻松。” 




成为了Jr.之后,二宫和也也没有改变这种性格。他会为了维持和周边的基本联系而和其他Jr.谈话,但不会自发积极地去构建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




至于大二宫一年级,几乎是同时进入事务所的相叶雅纪,由于他们的家在同一个方向,所以经常被人看到他们一起搭JR总武线回家。但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两个人分开站在车门两旁,一句话也不说。绝不是说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好,但那就是一种让那个乐天派的相叶都说不出话的气氛。




这样的二宫和也,让我们忍不住去深究他那种偶尔散发出的孤独感。




 




#2 痴迷于幕后工作




二宫和也对于游戏的热爱程度,是被众多粉丝都熟知的。近年,他如愿出演了任天堂多部游戏机和游戏软件的广告。在他17岁的时候,二宫和也正式成为一个游戏迷的。不仅仅是游戏,二宫似乎还具备工程师的素养。他掌机不离手,即使在NHK公开拍摄等场合也会随时进去游戏模式的样子众人早已见怪不怪。




在一次Jr.演唱会上,二宫和也被要求参加滝泽秀明的个人环节,以这为契机,二宫和也开始弹吉他。




回顾往事,二宫和也说:“那个时候弹的是SMAP《再走一站》,可是拼了命地练啊。”




从此,二宫和也在音乐上的才能开始觉醒,出道后不久就已经会用电脑来作曲。后来又练习了键盘等乐器,到了20岁的时候,二宫和也一个人就可以玩一支乐队。




虽然没有大规模地单独发行,但是由二宫和也作词、作曲的歌有很多都被收录在专辑、甚至是单曲的配歌中。




而试听二宫和也的原创歌曲,则是大野智的任务。二宫说:“每次他都会说‘很好啊’那样子,听到他这么说就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2010年8月4日发售的专辑《我眼中的风景》中收录了二宫和也作词作曲的solo《1992*4##111》,在这首歌中,二宫和也还尝试了编曲的工作,可以说是参与了整首歌的制作过程。




“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事先听那个(钢琴)演奏家的曲子来预习他的演奏习惯,那样才能在正式录音的时候给出像模像样的指示。这有点像导演的工作一样,是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向往的。当我真的可以为自己的曲子亲自操刀的时候,再一次感觉到自己对幕后工作的那种痴迷。”




 




#3 想成为一流的导演




 




最近这几年,二宫和也在演唱会等场合公开表演魔术,尝试这种由完成度高低来决定成功与否的大众娱乐。二宫和也从 2008年2月开始接触使用扑克的近景魔术,而那正是他开始对自己作为一个演员的力量感觉到茫然不安的时候。 




 半年之前,他在《马拉松》中扮演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少年,获得了“文化厅艺术祭电视部门放送个人奖”,作为演员的他得到了外界很高的评价。




然而,最初这部电视剧的制片人吉田健邀请二宫和也出演主角的时候,二宫的回复是,“做不到”。




说起吉田健,那可是TBS旗下的导演,近年来执导了众多话题作品,可谓相当热门。其中包括SMAP中居正广的《白影》,因二宫和也在剧中剃光头而掀起话题的《算是报恩了吧》,还有最近(2011年)播出的,可以说是让草彅刚人气卷土重来的电视剧《冬之樱》等。




这个导演不知道为何,让二宫和也演的全都是苦逼的角色。




“基本上和他合作的话都是要在造型上下功夫来做出逼真的效果,像剃光头什么的,真的很接受不了。(笑)”




虽然这有点像玩笑话,但也可以看出二宫和也心中多少有“要做到形象上逼真的话不是我也可以吧”这样的想法。




作为演员来说,演绎这种悲情角色可以说是无可避免的,但是在这部电视剧中,二宫和也却是要和工作人员一起来塑造这个角色。那就是要在拍戏前,通过和真正的自闭症患者的会面来塑造形象。




而正是这种场合让二宫和也觉得不太习惯。




因为在别人眼中,二宫和也的形象一直都是直到开拍前一秒都还在玩游戏的局外人。虽然实际上他并不是没有去听工作人员的讨论,这一点从他在正式拍摄的时候可以很好地遵循导演或者编剧的要求来完成就可以知道。他只是作出没在听的样子,但其实却听得清清楚楚;作出不关心的样子,实际上却很关注周围的状况。而拥有这种超群的能力,正是二宫和也厉害之处,可谓艺高人胆大。




表演魔术其实也是靠演绎能力的。




时机、节奏的不同会给观众造成不同程度的震撼。想把观众引导向自己预想的方向的话,必需要随时把握好当下的状况和下一秒的可能性。一流的魔术师其实也是一流的导演。




也许对于二宫和也来说,把这句话反过来讲也是正确的吧。




 




#4 放下不必要的自尊心




 




2002年“~ARASHI SUMMER CONCERT~HERE WE GO!”巡回演唱会,让出道之后一直缺乏凝聚力的5个人加深了羁绊。在这次巡演期间,各个成员终于开诚布公,把各自的想法都说了出来,这已经是粉丝之间都知道的轶事。但其实,在那个时候,有一个基本上没有说过什么话的成员……




对,那就是二宫和也。




“在听其他4个人讲话的时候,会觉得‘原来大家都在考虑很多事情呢’‘岚真是厉害啊’之类的,有种旁观者的感觉。当时的确觉得因此了解了对方心里面的想法,算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但从来没有想过这次的谈话会成为大家团结起来的一个契机。”




话说起来,二宫和也一次都没有萌生过“一定要把团员团结起来”这种想法。即使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岚里面的每个人都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岚成员之间的感情好这一点已经成了这个组合的魅力所在。”




二宫和也总是给人一种他什么时候都极力避免成为事件的中心人物的感觉。无论是在刚才说到的团员会议的里面,还是平时在综艺节目中担任吐槽角色的立场上,都可以看出,二宫总是聪明地去俯瞰整个大局,在和伙伴们拉开一点距离的地方守护着他们。这就是二宫和也在岚里面的站位。




二宫和也很不擅长和别人黏在一起,保持一定距离的时候反而会对对方产生兴趣,进而自发地接近对方。




“如果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很容易粘人的话,那仅仅是我做出那个样子而已。”




说不定,就是他那由于朋友少而造成的独特的世界观,养成了二宫和也那无与伦比的演技灵感。




二宫和也之所以开始有意识地从全体上观察、把握整个组合的,受到曾经的乐队THE DRIFTERS的队长,现已逝世的碇矢长介很大的影响。2000年在电视剧《拭去泪水》中两人的合作,成为了他们相识的契机。




“影响我最深的,就是碇矢大叔。让我开始有纵观全体的意识的是他,让我意识到接触各种不同的工作的重要性的也是他。直到最近这几年,开始演戏的搞笑艺人才多起来,碇矢大叔在当时可以说是先驱者。他当时对我说:‘nino你也不要有无谓的自尊心,放手去尝试各种不同类型的工作吧。因为艺人跨领域工作的时代快要来临了。’至今,他说的话仍然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




现在的二宫和也之所以能够在各种谈话中敏锐地找出笑点或者是会话的头绪,正是因为他可以在瞬间把握对方的个性和周围的状况。另一方面,二宫和也几乎不会对别人敞开心扉。在采访中一旦有触动到他底线的时候,他马上就会用玩笑来引开话题。




我总是觉得,正是这种细密的心机,让二宫和也这个人变得更加复杂,更加有味道。




 




#5 变化无常的交际圈




 




虽然总是说二宫和也和他人在交往中会保持一定距离,但他的交友圈十分广泛,不受性别、年龄的局限,和各个领域的名人交往。包括有小栗旬、高桥克实、大竹忍、小泉今日子、中村狮童、胜村政信、瑛士、小池彻平、胜地凉、郭智博、成宫宽贵、加濑亮、堤真一、东干久、铃木杏等。




另外,他和在综艺节目中作为嘉宾出演过的佐佐木希意气相投,两个人甚至和工作人员一起去吃饭。以前还有人目击到,他和曾经在《温柔时刻》中合作而被传出绯闻的长泽雅美,以及被他当做“大姐姐”而仰慕水川麻美在东京涩谷的居酒屋里面秘密约会。




诸如此类的传闻让人不禁想吐槽这个人“哪里是宅男啊”,明明就是对异性抱有很积极进攻的心态嘛。




一边对人若即若离,但一边又耐不住寂寞、喜欢粘人。时而淘气顽皮,时而少年老成。二宫和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矛盾集合体,就如同万花筒一样变幻莫测,给人不同的印象。对于粉丝来说,这正是二宫和也的魅力所在。




 




作为二宫和也的好友之一的中村狮童,曾是二宫一直奉为偶像的竹内结子的丈夫。他们的交情可以追溯到06年的电影《硫黄岛的家书》中的合作。中村狮童演的是海军大尉,一个抱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的军人。




2006年4月28日,在六本木东京凯悦酒店举行了电影制作记者见面会后,有一个只招待了内部人员的聚餐。在日本人演员中,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中村狮童一个人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夫妇以及制片人坐一桌,但是气氛完全热闹不起来。




其他的演员都偷偷地笑着说:“那个人明明又不是会说英语的,在那儿干嘛呢……”,一脸无奈的中村狮童只好跑到二宫和也身边,在闲聊中邀请他去吃饭。




当时,中村狮童和女演员竹内结子奉子成婚,两人育有1个孩子。结果,那一顿饭就变成了在中村狮童家开家庭派对,二宫和也、中村狮童、竹内结子三个人一直喝酒到天明。




在那次聚会之后仅仅2个半月,中村狮童由于醉酒驾驶以及冲红灯被拘捕,当时同坐一辆车的被发现是女演员冈本绫。不就后,竹内结子就向中村狮童提出离婚申请。




到现在仍然宣称自己是竹内结子忠实粉丝的二宫和也,当年在离他的女神最近的地方见证这两个人曾经幸福美满的婚姻。




 




#6 是综艺节目锻炼了自己




二宫和也说过:“有时候只是出演一集综艺节目,比演几十部电视剧更能锻炼自己。因为演技也不是全部由剧本说了算的,根据那一天天气的不同也会产生微妙的差别,随着每一个瞬间的情境和状况的变化,会有很多意外的收获。我觉得,综艺节目很能锻炼这种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




虽说如此,二宫和也和其他搞笑艺人有着根本上的区别。他有自己独特的节奏和套路,并不单纯想制造笑声,一言一行都建立在精密的计算之上。二宫能够做到这一点,很大程度上,是源于那种根据对方的反应在一瞬之间就能变换对策的演员素养。




岚现在拥有《秘密岚》、《VS岚》等多部冠名综艺节目,同时,也作为嘉宾参加很多不同的节目。




在那种以搞笑为本行的搞笑艺人的节目上,如果是5个人一起出演的话还算没有问题,一旦变成了1个人的话,多多少少会放不开。而这正是岚最大的弱点,使他们距离“国民级”组合仍有一步之遥。




从出道之后,SMAP曾经被称为是事务所的累赘,让事务所的高层都敬而远之。




让这样的SMAP开始走上坡路的契机,是那个传说级的综艺节目《夢がMORIMORI》。五人能够称为足以代表日本的顶级偶像,这个节目的导演荒井昭博功不可没。




木村拓哉说,荒井当时甚至会怒声呵斥来指挥他们排队。导演对他们发火的事,让木村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




那个时候的木村是相当排斥在公共场合搞笑的,而导演的怒喝终于让他们逐渐有了综艺的精神。




后来,他们和创立了《SMAP×SMAP》的荒井导演一起开始了合宿生活,SMAP的成员深切地体会到了综艺节目中必要的距离和节奏。因此,他们即使单独出演综艺节目也可以轻松对应。




在这一方面,岚还是尚未成熟。自己的节目的话,对于成员的动向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可以把握,但是,处于这种氛围下,就会不自觉地表现出偶像的气质。




要实现对自身的超越,如何是好呢。




——要有敢于表现自己的缺点,往身上抹灰的勇气和不怕被嘲笑的冲劲。




最能俯瞰整个组合的二宫和也,如果能够完全丢掉这种偶像包袱的话,估计岚所向披靡的时代也不远了。








END








以上,是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图片的说明什么的没什么新意就没放上来了,以前好像看到过有GN扫过这本书的图的。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翻译ww 很少看到有那么多赞的O(∩_∩)O特别开心~




干脆我以后都不写文了天天翻译好了(胡说)




文文也会好好想的啦~不过灵感这种东西春节去旅行了(泣!)






评论
热度(102)
  1. 宮崎ゆめChika 转载了此文字
  2. Chikaニノニャン 转载了此文字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