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竹馬]重命名(一)(nino生賀/懸疑/推理/中長篇/可能是個坑)

---已棄---
 (什麼時候想起來應該會再繼續寫,抱歉)

寫在前面:

這是我第一次寫推理,還請多多包涵,如果有邏輯問題和不嚴謹的地方請盡管指出!另外由於馬上就要期末考,所以先把這幾天趕的發上來,總共一千兩百字,等考完試放暑假的時候會把所有坑全部填完。最後,祝nino生快,永遠十七歲!

-1-

六月,初夏,午後。

高考結束后一週,剛從試卷堆中解放出來的少年少女們彷彿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注入各個商場、飯店。當然,也有例外的。

「欸,和也!」

正在車站邊等公車邊玩掌機的二宮和也聽到這聲音,回頭望了望,又重新低下頭。

「小和!」

一個揹著揹包的少年跑到他身邊。

「啊啊,翔君啊。」他隨口應了一聲,沒抬頭。

「カーズーちゃんー!」

少年一把搶過他的掌機,藏在背後。

「相!葉!快還給我!」

「不不不你過來聽我說!」相葉拉著二宮離開擁擠的車站。

「搞什麽嘛,這麽神秘。」二宮作勢要伸手到他背後搶過掌機。

「等等等等!我是來邀請你和我一起去千葉大學參觀的!」

「千葉?你想考的那所?唔……」二宮佯裝思索,點了點頭。

「笨蛋啦這還要想!」相葉把掌機塞進二宮手中,轉身跑去電車站,「快點啦,馬上就要來不及了!」

「啊……真是笨蛋啊……」

-2-

窗外的景物飛速後移。初夏悶熱的天氣讓人昏昏欲睡,陽光似乎都化為實體填充著每一立方厘米的空氣,讓二宮喘不過氣來。

旁邊的相葉歪著頭睡覺,菱形的嘴微微張著。雙臂環抱著的揹包上,拉鍊隨著電車行駛而晃動,時而相撞在一起,發出好聽的金屬聲。

二宮從包裡拿出剛買的《週刊少年jump》,來來回回翻了好幾遍卻找不到中意的漫畫。他「啪」地合上雜誌,把頭靠在旁邊的柱子上。

外面天氣好得令人難以置信,薄薄的雲層彷彿一片紗籠罩住那數萬千米之上的宇宙,天空彷彿一塊玻璃,把無邊無際的藍色反射到他心裏。

沒來由地,他感到有些異樣。

不會的,那都是一週前的事了。一點兒動靜都沒有,肯定沒事了。

他深呼吸著,閉上眼睛逃避著心中的恐懼。

被那紗一般籠罩著的,到底是什麼?

-3-

與其說二宮和相葉一起參觀校園,不如說是相葉拖著二宮在四處奔波。二宮不明白眼前這個人怎麽會有如此旺盛的精力,兩個小時內不是跑就是快走,一刻都停不下來。

「相葉……看夠了沒有?」二宮扯著相葉的衣角,停了下來。

「再讓我看一會嘛,你要是累就坐一會兒,等會來找我。」相葉轉身又要跨步離開。

那麽大的陌生的地方,分開後要是那麽輕松就能找到就見鬼了。二宮在心中嘀咕著,拉著相葉的衣角繼續往前走。

他也不清楚他們到底走了多少路,只知道等他們終於可以稍作休息時已是傍晚了。

夕陽如火似的在天邊燃燒,血色布滿了整個天空。即使是黃昏,太陽的溫度也絲毫未減。教學樓裏成了最佳的避暑場所,陰涼空曠,還有地方休息。

對於醫學,相葉喜歡極了。即使是休息時間,他也忍不住去醫學部看看,拿拿這個翻翻那個,活像只正在打量獵物的兔子,對於獵物,他似乎把握十足。

真是個有活力的人啊……二宮靠著窗臺,羨慕著相葉。

「……二宮。」

一個微弱的聲音從二宮身後的解剖室內鑽進他的耳朵,聲音的主人好像是相葉。

「……二宮!」

那個聲音變得有些急躁,又壓得很低,似乎只在向他一人求救。

「相葉啊怎麼……」二宮走進解剖室。

「シーー!」相葉左手比出噤聲的手勢,右手指了指身前。

當二宮看到眼前的東西時,他的心跳幾乎在那一秒暫停,彷彿有一柄重錘重重地打在他的胸口。在這陰冷空曠的解剖室裏,他覺得有些冷。

第二次了。

這是第二次。

到底是為什麼,這樣的事再次出現在他眼前。

這樣的,慘不忍睹的,屍體。

评论
热度(7)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