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竹馬]重命名(二)

---已棄---
 (什麼時候想起來應該會再繼續寫,抱歉)

寫在前面:
 之前的《桜は七日》真的編不下去了ごめん(;▽;)/~~
 打算棄了好好寫這篇推理和十題!以及這篇的大綱已經完成,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應該是可以寫完的(。ò ∀ ó。)
 這篇的一米高的鐵門以及積滿灰的地面都是真實存在的w
 祝食用愉快(๑•ั็ω•็ั๑)どうぞ!

-4-

一周前。

高考完畢的二宮、相葉和其他幾個兄弟打算回高中,至於幹什麽,他們的決定是向成人邁步告別稚氣之前最後玩一次捉迷藏。

第一輪遊戲玩得十分順利,二宮成功找到了躲在教室裏的相葉和原本班級中的體委高橋。

第二輪,二宮和相葉被分在躲的那一隊中。

「相葉,去哪兒啊?」二宮右手掩著嘴,低聲道。

「學校頂層不是有個寫著學生止步的地方麽?去那兒看看。」相葉一招手,壓低身子跨著大步上樓。

二宮緊隨其後,嘴角卻難以掩飾地上揚,那是叛逆的少年對無規則無拘束的渴望與期待。

他們爬樓梯到四樓,再往上便是那個「學生止步」的地方。

四個大字被豎著貼在一米高的鐵門左側,右側是相同顏色相同形式貼著的「維修通道」,鐵門攔在通往五樓的樓梯口。

二宮走到鐵門前朝里望,地面有一層厚厚的灰,不知道什麼時候擺在那兒的木條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再往上有一扇防盜門,門把手不知被誰掰斷了扔在一旁,但奇怪的是把手被掰斷的地方和把手都沒有一絲灰塵,顯然是最近才被掰斷的。

相葉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身後,看了一眼這滿地狼藉,拍了拍他的肩輕聲說:「走吧,換個地方。」

二宮覺得這地方有些不對,沒有理會相葉,手按住鐵門撐起身子,左腿跨過鐵門,整個人翻進裏面,緊接著右腳落地。他往後退了一步,被木條絆到,整個人略微後傾,險些摔倒。他蹲下身子,觀察著眼前的木條。

已經走下樓梯的相葉聽到聲響回頭,又重新跑上來。

二宮突然想到了什麽,猛地抬頭問道「相葉,這裏之前有木條嗎?」

「記不大清了……但好像以前在角落裏有堆著一堆的,估計是被人不小心弄倒了吧。」

這些木條約莫有兩米左右。二宮拎起木條的一端,看了看它右側的截面,再看看它的表面,用手抹了抹。

「應該是最近被人弄倒的,你看,它的截面有一層厚厚的灰,而表面卻沒有。」

「對!那就是哪個貪玩的小孩不小心把這些弄倒了。二宮我們快走吧,他們快找到我們了,這裏有點可怕……」

「再等等。這堆木條原本應該有繩子綁著,肯定是有人故意弄倒它們。他必定是想掩蓋什麼。」

二宮蹲在地上,用手摩挲著下巴,裝成一幅名偵探的樣子。

「你推理小說看多了吧,快走啦快走啦。」相葉把手伸進來,想要拉著二宮離開。

二宮無視了他的存在,輕輕移開一根木條。

那木條下面似乎有點不對勁。

二宮的腦袋嗡的一聲,他覺得,有些事可能在這裏發生了。

希望是我想多了。二宮一邊想,一邊挪開其他木條。

挪了五六根,他停了下來。

「果然……」

靠在樓梯欄杆上悶悶不樂的相葉轉過身來。

「相葉,這裏有腳印,這些木條是為了掩蓋腳印。」

二宮的站位背著光,背影略顯沉重,他低著頭,連聲音也低了八度。

事已至此,相葉知道二宮如果找不到腳印的來歷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身為與他一同長大的好朋友,他深知這一點。

二宮跨過木條走到向上的樓梯前,在樓梯靠牆的一側果然也有腳印,一直通往樓上的防盜門。

不過這腳印有些奇怪,右腳的腳印比左腳的略深一些,或許是右手拿著重物所致。

吶……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评论
热度(5)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