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竹馬日常向十題]第六題 雨之國

榻榻米摸上去還有些濕答答,剛下過一場雨,水汽仍瀰漫在空氣中無法散去。

墨綠色的樹葉泛著天空的灰暗色調,沉重得垂下腦袋。啁啾鳥鳴聲隱在林中此起彼伏,彷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海浪。頭頂上的舊吊扇因剛起的風而緩慢轉動著,發出聒噪的吱呀聲。

今年的梅雨季似乎出奇的久。

原本以為是趟閑適的避暑旅行,現在卻變得潮乎乎的。

照計劃來看,他們二人是要在這裏待上一週的,而碰巧這一周都會下雨,或大或小,但基本沒差。

露天溫泉計劃也一同泡湯。

「只要站在外面一會兒就跟剛泡過溫泉一樣了。」

相葉打趣道。

「第三天了呢……果然還是下雨了。」

二宮躺在榻榻米上,右腿搭在左腿上,腦袋枕著雙手。

「是嘛。」

「啊啊——真是無聊啊。」

他翻了個身,說話帶著撒嬌的語氣。

「唔……カズ啊,那件事真的沒問題嗎?」

相葉靠著敞開的移門門框坐著,看著從房簷上滑落下來的雨滴。

「這種事我怎麼可能願意。所以這才和你逃出來了嘛。」二宮有些不耐煩,皺了皺眉,枕著右手臂,如嬰兒般蜷縮著。

「可是……我們的話……伯母也不會答應的吧。」

相葉低下頭擺弄著手指。

二宮沉默了一會兒。

「……那……又能怎麽樣呢。多說說總是會同意的。」

「大概是吧。」

「真糟糕啊——這種糟糕的天氣,還有這種糟糕的事情,這樣糟糕的心情……真糟糕!」

二宮又躺平在榻榻米上,呈大字型。話一出口,他立刻閉上眼,用手捂住臉,彷彿不想讓人看見為此煩惱的自己。

「哈,但是已經如此了嘛。像你說的,那又能怎麽樣呢。這個世界呀,總是繞著運氣好的人轉的。」

相葉笑著,將後腦勺抵在門框上。

草木被雨水泡出的味道瀰漫在和室裡。

涼風輕輕地在他們周圍跑了一圈。

「笨蛋。」

遠處的山被擋在霧氣後頭,彷彿薄薄的紙片貼在灰藍色的畫布上。湖面被風吹起波瀾,浪花爭先恐後地拍打著岸。岸上便滿是綠色,蓊鬱蒼翠的樹林也如浪花般錯落有致,風穿過時似乎還能奏出如浪花般的聲響。

腳下的石板坑坑窪窪,水面倒映出晃動著的樹頂。

二人踏著落葉拾級而上,四周葳蕤的植物倒映在他們身上。天光彷彿天使的庇佑般從樹葉的縫隙間漏下來。

「但是啊……我想,如果是二宮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嗯?」

「吶,我是說,認真面對她的二宮,一定……」

剩下的話被二宮用手掌堵在了嘴中。

「笨蛋,別講這些破事啦。這七天的時間是屬於我們的,我們兩個的。」

雨滴從樹葉上滑落到石板的小水坑中,打破了倒影,濺起皇冠狀的水花,發出轟然巨響。

清脆的鳥鳴劃破這一刻的闃靜,銜來夏天的雨。

即使在雨中也要一起走下去。

這是屬於我們兩個的雨之國。

2015.7.11

苏小童Rainy

评论
热度(11)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