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竹馬日常向十題]第八題 說不出口的再見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二宮這樣想著,把自己重重地摔到沙發上,整個人都陷下去,藏在軟綿綿的沙發裏面,天真地把它當做保護自己的盾牌。他也明白,把自己藏起來只是懦弱的做法,他必須去面對。

手中的遊戲機屏上又昭示著自己大大的失敗。

他用力地把遊戲機摔在一旁,身體蜷縮起來,雙手握住腳踝,下巴放在兩膝中間。無神的琥珀色眸子裏映著面前電視機裡的綜藝,主持人和嘉賓講著近來十分流行的搞笑橋段,二宮覺得這些一點都不好笑。

到底為什麼會這麽在乎他呢?

雖然說基本上確實是跟他一同長大的沒錯,自己所有的事他無一不知這也正常,時不時地想捉弄他挖苦他並不奇怪……

可是,可是總有一種獨佔欲塞滿了他的心。他不想這個人被別人奪走,能欺負相葉能和他在一起的只有他二宮一個人。

別的人,絕對不可以。

「是非常珍貴、重要的存在。」

這句話現在看來,恐怕就是真心話吧。

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吧。

還是,已經是戀人了呢?

說是愛也毫不為過吧。這種感覺。

發自內心地想要為他付出一切,保護他,讓他開心。

ふふ……

如果真的是戀人就好了。

但是啊……他可能只是把自己當朋友看的吧。

二宮作出這種推斷是在昨天。

他在樂屋等相葉拍攝完畢一起回家。

相葉的手機放在二宮的身邊。

他盤著腿坐在樂屋的沙發上,一如既往地打遊戲。

「あっ!」

相葉的手機振動了一下,二宮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遊戲就這麽輸掉了。他不禁慘叫一聲。

由於團員之間並沒有什麼秘密可言——至少在二宮看來是這樣——因此每個團員的手機都是可以隨便玩的。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有一封新郵件。

發件人是櫻井翔。

平日裡並不喜歡翻別人手機的二宮這次鬼使神差地點開了郵箱。

「實在不行的話,酒店房間可以我來訂。」

……

彷彿石化了似的無法動彈,在驕陽炙烤大地的七月,二宮覺得有些冷。

酒……酒店?!

他們這是想幹什麼?!

「欸?ニノ你怎麽啦?」

相葉回來了。

二宮慌慌張張地按著手機退回桌面。

「啊?沒什麽,你有一封新郵件,翔ちゃん的。」二宮勉強笑了笑,把遊戲機收起來,起身就要離開。

「你等等我啊!」

「不了,我有點事。」

「等……」

回答相葉的是關門聲。

二宮其實是去便利店買了幾瓶啤酒,跑到家樓下的小公園裏席地而坐喝酒解悶。

他也不太明白為什麼要為一封郵件這麽鬱悶,解釋成嫉妒也好,吃醋也罷,他只是感覺胸口悶悶的,像有什麼堵在那兒上不來也下不去。

他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只能學著電視劇裡喝酒。

充斥著酒精的腦袋裏浮現出了很多場景。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個男孩傻傻笑著向自己打招呼,當時根本就沒想過這個人竟會成為他日後最大的羈絆。

在他不開心的時候,那個男孩會坐到他身邊,笨拙地安慰他,給他講並不好笑的笑話。

在他迷茫的時候,那個男孩會讓他不要想太多,只管往前走就好了。

總之,只要看到他開心就好了。

「又開朗,又積極,不是很好嗎?」

以前的他呀,只要看到那個男孩開心,所有的陰霾都煙消雲散了。

可是這個人啊,現在好像要離自己而去了。

昨天回家已經是深夜了。相葉在隔壁房間打著呼嚕。

二宮沖好涼,走到床邊倒頭就睡。

嘛,反正明天也沒有工作。

就這樣一覺睡到剛才。

由於喝了很多酒,又睡得晚,頭很疼很暈。

是什麼叫醒了自己呢?

「ねぇ、ニノ!!」

是這個人的呼喚聲嗎?還是開門聲?

「為什麼喝酒啊?還這麽晚回家?我超擔心你的!」

明明睡得跟死豬一樣……

「喂!欸你睡著了?」

……被你吵醒了啦!

「笨蛋。」

二宮睜開眼朝上看,相葉正站在自己面前。

「什麽嘛……啊對了對了,我和翔ちゃん打算去上海看リーダー的個展喔!你要一起嗎?聽說那裏附近有家日料有很好吃的炸雞塊和蕎麥面!」

「欸?欸?!」二宮剛清醒的腦袋有點反應不及,「上海?個展?你和翔ちゃん?」

「對啊,昨天的郵件就是在說這件事。」

「那,那酒店是……」

「啊,那個!那個啊,因為我的錢被爸媽借去了,買了機票什麽的就沒錢訂酒店了,又不能用你的錢嘛,所以……」

「好好好就此打住……」

「那麽,要不要一起呀?」

「啊啊不了不了……」

清早的機場空曠得像精美的藝術品。

相葉和櫻井馬上就要登機了。

「じゃね。」

相葉傻傻笑著朝他揮手。

真是笨蛋呢……又不是生離死別。

「さ…」

二宮頓了頓。

為什麼「さようなら」險些脫口而出呢?

希望一切都如他所說吧。

二宮有些後怕。

「さぁ、安全に注意して!」

「はーい!」

看著他的笑顏漸漸遠去,二宮覺得,對相葉「再見」這句話是永遠都說不出口的。

才不要再見呢。

-----------

查了一下さようなら可以是情侶分手時講的話……用在這裏大概就是說在nino眼裡,他和aiba是在一起的(因為覺得兩人是戀人了),而sho之前又發來那樣讓人誤會的郵件,nino就想退出把aiba讓給sho,「さようなら」表示兩人關係的終結(不過也沒那麽絕對),但後來知道一切都是誤會之後nino就_(:з」∠)_ 但是他還是耿耿於懷才險些說錯。

nino想把aiba讓給sho是因為他喜歡看到aiba的笑顏w

我覺得這篇寫得蠻亂的……將就看看吧(喂

すみません(;▽;)/~~

2015.7.20

苏小童Rainy

评论
热度(19)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