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竹馬日常向十題]第九題 和你一起的早晨

柔和的陽光透過白色窗簾浸滿了並不大的屋子。

蟬已經開始鳴叫,誓要響徹整個夏天似的不知疲倦。偶爾也有鳥鳴從窗邊擦過去,像是鵝卵石劃過冰面的清脆聲響,甚是悅耳。

二宮動了動,裸露在外的小腿滑過涼涼的竹蓆,踢到了被子的一角。他企圖用腳趾夾緊被子將它蓋到自己身上,卻因其難以扯動而放棄。

他側過身,視線被一個草綠色的身影擋住。

啊,差點忘了。

—————

相葉從昨天起就和二宮住一間房了。

這個家夥趁二宮專注於打遊戲的時候提出請求,二宮也在意料之中地沒有考慮就答應了他,或者說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請求,只是含糊地應了一聲,相葉卻狡猾地將其認為是他的答複。

不管怎樣,現在和這個人已經共處於同一屋簷下了。

如果認真問他的話,他的答複雖會遲些,但應該還是和現在沒多少差別的。

像是剛按完對方的電話號碼,對方就打來了電話;一同吃飯,夾菜時會碰到對方的筷子;在樂屋會不自覺地看著對方……諸如此類。

二宮覺得,似乎總有些東西將他們連在一起。

是羈絆嗎?

或許吧。

—————

二宮輕手輕腳地把漱口杯倒滿水,伸手拿牙刷時杯子裏往另一個方向擺的黃柄電動牙刷再一次提醒了他他已經與相葉同居這個事實。

牙膏的冰涼刺激著他的神經,沉重的睏意從嘴部開始慢慢消散。

他抬頭看著鏡子裏的自己。黑色的短髮亂糟糟地耷在頭上。眼睛似乎有點充血,可能是打遊戲打到凌晨的緣故。鼻子下方又長出青色的胡茬,像是固執的小孩一而再再而三犯下卻不肯改正的錯。

白色背心下的身體比一般男生更白些,大概是因為不太出門,同時也因練習舞蹈而有些肌肉,這讓他看上去不至於那麽蒼白無力。

他重新低下頭,拿起杯子含了一口水,將嘴中的泡沫盡數沖洗乾淨,用手背抹了抹還帶著水的嘴及四周。

他後退一步,卻發現自己撞上了一個十分結實的東西。而後他的腰被輕輕環住,左肩上有重量壓下來,溫熱的氣息有節奏地灑在他脖頸間。

「相葉……」

「……嗯。」

低沉的聲音迴盪在他的耳邊。

那個人在他脖頸間輕輕摩挲著,柔軟的髮絲掠過他的耳廓,有些癢。一個溫熱濕潤的東西貼在他脖子上。

二宮從鏡子中看到睡眼朦朧的相葉近乎撒嬌的舉動不禁輕笑出聲。

側過臉輕聲道。

「早上好。」

「唔……早上好……」

相葉的聲音懶懶的,眉眼間似乎還氤氳著夜晚的氣息,微微睜開的雙眼只看得見烏黑的眼仁,只那一點就閃爍著令人憐愛的天真。

濕潤的唇亮晶晶的。

二宮忍不住吻了上去,與想象中相同,如絲綢般又滑又軟,讓他有些捨不得放開。

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二宮慢慢離開他的唇,在他懷抱中轉過身,雙臂緊緊地從他脖子後面扣住。

鼻尖縈繞著他獨有的氣味,這於他等同於氧氣。

二宮好想一直這樣和他擁抱下去。永遠。

—————

二宮把熱牛奶和吐司面包遞到相葉面前,笑顏如同夏日裏盛開的茉莉,唇紅齒白再加上隱有秋波流轉的琥珀色眸子,甚至連鮮花都要讓其三分。

「謝謝。」

清醒了的相葉以一個微笑搭配道謝。

「客氣什麽啦真是。以後的日子還有很多。」

以後的日子還有很多。

和你一起的早晨,還有很多。

2015.7.23
苏小童Rainy

评论
热度(32)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