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ゆめ

夢は「ユメ」の中で見るんじゃなくて、
「夢」の中で見るんだ。

[文豪野犬/江戶川亂步]涸轍之鮒(Halloween)

暗青色籠罩了整個和室。

他睜開了眼。忘記關上的窗框出一幅蕭瑟秋景,枯枝上稀稀拉拉地掛著灰綠色的葉,在風中搖搖欲墜。沒有陽光。厚重的烏雲壓在遠方高樓之上,一幅氣勢洶洶的樣子,彷彿怪物將要吞噬這座城市似的。風卻是輕輕地,輕輕地吹進來,從敞開的領口靈巧地鑽進去,在這已漸漸變涼的秋季令他不禁打了冷顫。它拂動耳邊的髮,輕柔的髮絲隨之掃過耳廓,隱隱發癢。但他十分喜歡它。如這般輕柔而涼爽得恰到好處,像是夏季水龍頭中流出的因天氣炎熱而溫熱的水,滑過汗濕的皮膚的剎那有如重生般的舒適,那是由内及外的洗禮。

他由此感到好些了。但某種情緒仍在心裡生長,藤蔓緊緊捆住心臟,連跳動都吃力起來。

若不是知道了真相。他想,若不是知道了真相,我也未必會變成這般模樣。但是他誰也不想埋怨,誰也不想恨,或是說他沒了那種力氣。他開始變得患得患失,恓惶不安,好像穿著心愛的精緻衣褲在人群中摩肩接踵,生怕那花紋被劃開一道裂縫似的。但他除了那兒無處可去,百無聊賴是他現今唯一的歸宿。

榻榻米似乎冒著白色的冷氣,即將落雨的空氣裡充滿了潮濕的氣味。頭頂老舊的吊扇僵硬著,在一片陰暗中突兀地浮于其上。他這才想起夏天真的已經過去了,風扇已無用武之地,它只是掛在那裏什麼也不做,像自己一樣,只在特定時間才能派上用場,其餘時候不過是在積灰,或許偶然會有人想起它的存在,但始終要等到它覆上厚厚一層灰,等到某個時候,它才會被眾人一齊記起,兀自表演起來。

他走到窗旁的桌前,桌面中央堆著一些粉絲們送來的糖。花花綠綠的糖紙為他的萬聖節添上幾分色彩。他撕開糖紙,寂靜中的嘩啦一聲險些撕裂了空間。他把糖送進嘴裡,酸甜的感覺隨即蔓延整個口腔,硬糖撞上牙齒發出模糊的輕響。這樣小小的一顆糖沒多久便盡數溶化。他想起偵探社在今天似乎有個party,儘管他賭氣說不去,現在卻想著不如去看看吧,去看看。

他拿起外套,把帽子扣在頭上,架起眼鏡,踏進黑夜裡。街上的霓虹燈都亮了起来,大多是橙色調,且總能看見從笑得瞇起來的眼睛和咧開的嘴中映出模糊橙黃色光團的南瓜。穿著大衣的成雙成對的行人從他身旁走過,他們的臉上也有橙黃色的笑容,眼睛中有閃亮的光芒,身邊有快樂的氣味包圍。他聽不見他們的聲音,卻聽見了自己在說,萬聖節快樂。有穿著棕色格子斗篷的小孩們像眾多故事中那般提著竹籃跑到他身邊,大喊著「Trick or treat」,他笑著,從口袋裡掏出花花綠綠的糖分給他們,在他們的道謝聲中繼續往前走。

亮著燈的店鋪漸漸變少了。他眼前出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女雙手搭著少年的肩,仰起臉正說著什麼。

他突然感到肩上被人輕輕拍了一下。他回頭,只看見一個穿著淺棕色風衣的泡面頭正逆光站著,伸出手,笑得眼睛瞇起來——

「Trick or treat?」


评论(2)
热度(17)
© 宮崎ゆめ | Powered by LOFTER